失真、扭曲的回憶宛如夢境──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書摘連載6-4 | 妞書僮 | 奇幻、玄幻、劍魂如初、懷觀、架空 | 妞書房 | 妞新聞 niusnews

  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,會是怎樣的性格,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?    在《劍魂如初》第一部,文物 奇幻、玄幻、劍魂如初、懷觀、架空

妞新聞
會員登入
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
最新
熱門
新鮮事
美人計
可愛
娛樂圈
私話題
微文青
手機小姐
愛玩妞
內頁圖檔3g44gig3

失真、扭曲的回憶宛如夢境──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書摘連載6-4 | 妞書僮

2019-03-12

 

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,會是怎樣的性格,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? 
 
在《劍魂如初》第一部,文物修復師菜鳥「如初」遇見古劍化形成人的男子「蕭練」。蕭練有著跟年齡不相襯的古樸氣質,對如初親切溫柔,卻又刻意保持距離。在一次意外中,蕭練踩著飛劍救了如初一命,暴露了他是古劍化形成人的秘密。如初不在乎他是什麼,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,卻讓蕭練的人形意識與本體意志起了衝突──他愛她,卻無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……
 
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,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。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著她。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,蕭練相當用心「學習」,如初也樂在其中。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,夢裡有一口井、一朵紅豔的牡丹,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蕭練? 夢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......

 


《劍魂如初:山河如故》連載4|

失真、扭曲的回憶宛如夢境

 

 

過去幾日陰雨綿綿,好不容易今天放晴,大家都跑出來了。蕭練開車上路後沒多久,就遇上塞車,窗外薄霧飄忽,將整個城市點綴得迷迷濛濛,如初拉下車窗想透口氣,這才發現霧非霧,而是行道樹剛萌芽的新葉絨毛脫落,隨風四散,造成了這幅景象。

 

路上的行人與腳踏車騎士大多戴著口罩,如初沒過多久也覺得鼻頭發癢。她趕緊關上車窗,轉頭問蕭練:「你不會過敏吧?」

 

蕭練笑著搖頭,如初好奇地再問:「那你會做夢嗎?」

 

這個問題似乎讓他有些困擾,蕭練躊躇片刻,最後說:「我們不睡覺,所以,如果妳問的是因為受傷過重而無法化形、失去意識的那種時刻,答案是不會。」

 

「那,入定的時候呢?」如初還記得這個詞,這是他們特有的休息方式,代表人形消失,意識回到本體之內。

 

蕭練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:「在那種狀況下,偶爾會有些回憶畫面閃過。」

 

「回憶不是夢。」如初不太明白蕭練為什麼要將兩者相提並論。

 

「失真的回憶、扭曲的回憶,某些面孔被無限放大,一個小動作被不斷重播,清楚到即使以我們的能力也不可能觀察得如此之細。等時間拖得夠久,當事者都已不復存在之後,你漸漸懷疑事情是否真實發生過,或者只存在於想像之中。」

 

講到這裡,蕭練頓了頓,嘗試著將語氣放得輕快些,又說:「我的記憶力並不比一般人強,幾百年前的事情偶爾回憶起來,也就像夢一樣了。」

 

「了解⋯⋯」如初咬了咬嘴唇,低聲說:「對不起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蕭練轉頭凝視她。

 

「因為,讓你難過了。」如初其實並不確定理由,但她直覺認為,這個對她來說無關痛癢的問題,會讓蕭練十分介意。

 

他靜默片刻,輕輕喚她的小名:「初初?」

 

「在。」她像課堂上被老師點到名似地,乖乖舉起右手。

 

「如果妳的交往對象是一個普通人⋯⋯妳也會需要道歉嗎?」

 

不是這樣的。如果對方是個普通人,她也許不需要為這個問題而道歉,但只要相處下去,總有一天,她會需要為一個她自認沒什麼但對方卻很在意的問題,說上一句「對不起」。

 

重要的是,因為愛,她並不介意說上這句對不起,一點都不。

 

但顯然,他介意聽。

 

如初的眼神掠過一絲黯然。蕭練看到了,卻沒有看懂。他摸摸她的臉頰,說:「下一次,別因為我們之間的差異而說對不起,那才真會讓我難過,至於夢,對我而言,只是一些遙遠到早該遺忘的過去而已。」

 

他的語氣太溫柔,如初順從地點點頭,決定先不澄清。

 

只要相處下去,有一天,他會懂。而她相信,這一天,並不遙遠。

 

 

車子開進國野驛的停車場,如初跨出電梯,還沒走到櫃檯,便透過落地的玻璃窗,瞥見庭園中的水池畔,有十來隻水鳥圍繞在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周圍,嘰嘰呱呱地討東西吃,中間居然還混進了一對色彩鮮豔的鴛鴦,熱鬧異常。

 

那名男子年約三十來歲,一頭及肩長髮,滿臉落腮鬍。他慢吞吞地從紙袋裡取出麵包屑餵鳥,三不五時抓抓頭,彷彿是一名拓落不羈的藝術家。

 

然而春寒料峭,這位大叔卻只穿了一件上面畫有卡通圖案的圓領短袖T恤,連薄外套都沒披,怎麼看怎麼奇怪。如初忍不住朝他多瞄了幾眼,下一秒,大叔抬起頭,兩人視線相撞,他居然朝她咧開嘴笑了笑,眼神在友善中帶著好奇,彷彿也想知道她是誰似地。

如初有點窘,趕緊也朝大叔禮貌性地微笑,然後就感覺右手突然被蕭練緊緊握住⋯⋯

 

「他控制了自己的氣息,因此鳥不僅不怕他,還可能把他當成同類對待。」蕭練的表情沒什麼變化,只用淡淡的語氣如此解釋。

 

所以這又是一位化形者。

 

如初問:「你認識他?」

 

「不算朋友。」

 

這句話的含意頗深,如初頓時提高了警覺,她往蕭練身邊靠了靠,忍不住又看了大叔一眼,正好瞥見他在伸懶腰,露出一截古銅色的腹肌,雖然身材精壯,但面容純良,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。

 

不是朋友,但也不算敵人?

 

邊鐘從櫃檯裡轉出來,也瞄了大叔一眼,沒好氣地說:「這傢伙就是不務正業,說好以工代宿,白吃白住了一個多月,連張桌子都沒擦過,混蛋。」

 

最後兩個字邊鐘提高了音調,大叔聽見,懶洋洋地朝他們揮揮手,說:「聽到了,小邊鐘。」

 

他又掏出一把麵包屑,繼續餵鳥。邊鐘翻了個白眼,轉回頭問如初:「今天就只有一種選擇,全天候供應的英式早餐,妳行嗎?」

 

如初對吃本來就不挑剔,她無所謂地點點頭,順口問:「為什麼只有一種?」

 

「因為主廚辭職不幹了。」邊鐘攤手,一臉無奈:「再聘不到人,我考慮連餐廳都收起來,只提供住宿。」

 

「那太可惜了。」如初脫口而出。

 

「可不是。所以我正努力說服一個自閉一百年的傢伙出山掌勺—」

 

噹噹,邊鐘的手機訊息鈴聲響起。他抓起手機看了兩行之後,丟下一句「我忙,你們自便」,扭頭就往廚房走去。

 

「一百年⋯⋯」如初眼睛一亮,轉向蕭練問:「如果邊哥成功聘到主廚,我們有可能吃到一百年前的菜色嗎?」

 

蕭練唔了一聲,說:「我吃不出來有任何差別。」

 

「⋯⋯對不起。」

 

「這次又是為什麼?」

 

「找你討論菜色,我的錯。」

 

蕭練一臉無語,如初則因為自己小小的報復成功而十分得意,總之,戀人間的絮語,即使意見不合也甜蜜。侍者走過來帶位,等他們坐好後又立刻奉上熱茶與手工麵包,並殷切詢問他們甜點喜歡藍莓或是巧克力杯子蛋糕。

 

 

 

 

本文摘自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

 

★ 未出版先轟動《鬼怪》的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版權,好萊塢新加坡影視公司熱烈爭取中!

★ 媲美《禁咒師》的華麗架空、匹敵《蘭亭序密碼》的古物考究、挑戰《鹿男》的奇幻想像

 

  情深不壽,愛以致傷
  他總說光陰苦短,她的時間珍貴,要她好好過。
  卻從來不明白,正因為光陰苦短,所以才更需要憑著一股衝動,義無反顧。


她賭上生命,只想為他解除命定的禁制,哪怕是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,也在所不惜
他盡了全力,只冀望她過上安穩的生活,哪怕是得從她的人生永遠退場,也勢在必行

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,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。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著她。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,蕭練相當用心「學習」,如初也樂在其中。

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,夢裡有一口井、一朵紅豔的牡丹,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蕭練? 夢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。

某天,考古隊在青龍鎮挖掘出一座古城,如初發現,古城的一磚一石都與夢中毫無二致,而那裡,正是解開禁制的關鍵!於是她不顧蕭練阻止,三番兩次透過古城進入傳承。一個為愛義無反顧,屢闖險境;一個為愛放棄一切,寧願守護,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,而如初身邊出現的神祕男子,又會為他們的感情帶來什麼化學變化?

之前離奇失蹤的學妹案件未解,卻又陸續出現數位失蹤者,其中竟然也包括如初?背後的藏身者真如眾人想像的單純嗎?逐漸明確的線索、越顯炙熱的情感,再度讓人深陷古物人形的世界,無法釋卷。

 

 

出版社:圓神

作者:懷觀

生於高雄岡山,一個人口不滿十萬的南方小鎮。十二歲以前住在一棟有著小小藏書閣樓的三層樓房。在閣樓裡她同時讀到了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與喬治馬丁的《萊安娜之歌》;兩者相加,成為她幻想與寫作的出發點。

 

在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,懷觀進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。在那裡她不但認識到世界頂級的學術心智,也因此接觸了英美的故事寫作教育。之後她先後旅居紐約州、蒙特婁、香港等地,最後回到家鄉,發表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《未見鍾情》。《劍魂如初》是她的第二部作品。

留言回應

閱讀更多
fb
top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帳號
密碼
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
註冊
會員註冊
信箱
密碼
密碼確認
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
登入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註冊信箱
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
的信箱,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
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
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