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生的完美老公──懸疑科幻×浪漫愛情《他與謊言為伴》書摘轉載 | 妞書僮 | | 妞書房 | 妞新聞 niusnews

新銳愛情作家SzeTo雪刃推出懸疑科幻×浪漫愛情並存的新作《他與謊言為伴》,故事講述一場車禍使杜若喪失了記憶,卻給了她一個「完美

妞新聞
會員登入
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
最新
熱門
新鮮事
美人計
可愛
娛樂圈
私話題
微文青
手機小姐
愛玩妞
內頁圖檔1ux7bur8

陌生的完美老公──懸疑科幻×浪漫愛情《他與謊言為伴》書摘轉載 | 妞書僮

2019-02-03

新銳愛情作家SzeTo雪刃推出懸疑科幻×浪漫愛情並存的新作《他與謊言為伴》,故事講述一場車禍使杜若喪失了記憶,卻給了她一個「完美的老公」。被溫柔照顧的杜若,卻始終覺得眼前的男人是如此陌生,而一想到另一個男子,卻又莫名悸動萬分......

 

 


 

 

《他與謊言為伴》書摘轉載 

 

 

 

辦理好出院手續,秦安歌帶著杜若離開醫院,汽車沿著盤山公路行駛,最後停在一座歐式風格的別墅面前。看著別墅的尖頂和周圍純白的圍欄,杜若呆呆地說不出話來,她對這裡完全沒有印象。

 

司機打開車門,彬彬有禮地立在那裡,「夫人,請下車。」那人戴著一副墨鏡,身高足有一百八十幾公分,冷不丁看上去就像個黑社會似的,杜若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對方口中的「夫人」是指她。

 

秦安歌先下了車,繞到她這邊來俯身將她從車裡抱出來。

 

杜若本能地想要抗拒,然而眼前這個男人強勢的態度卻讓她無法拒絕,他無視了她對他的排斥與不喜,直接將她抱進了大門。

 

「這是……你的家?」進門時她忍不住小聲詢問。

 

秦安歌糾正她:「這是我們的家。」

 

杜若有些懵然,看著眼前陌生的一切,她怎麼也不相信這裡是她的家。

 

難道真的是因為那場車禍導致她失去了部分記憶?她使勁晃著腦袋,試圖讓自己更清醒些。

 

秦安歌一直將她抱上了樓,臥室布置得極其溫馨,全都是她喜歡的顏色,一側的牆壁上還掛著一幅巨大的相框。看到相框裡的兩個人時,杜若連眼睛都忘記了眨──那是一幅婚紗照,裡面的兩個人正是她和秦安歌。

 

照片上,身著潔白婚紗的她幸福地微笑。

 

杜若盯著相框發愣。就在這時,秦安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

「妳先好好休息,我出去接個電話。」秦安歌柔聲道,並把她放在床上,蓋好被子後才離開房間。

 

對了,電話!

 

杜若想起了自己的手機,雖然她什麼都想不起來,但說不定能從手機裡找到什麼線索。

她迫切地需要找回自己的記憶。

 

好在隨身的物品都還在包包裡,她輕手輕腳地溜下床,從包包裡翻出了手機打開通訊錄,第一眼就看到了好友藍衣的號碼。

 

太好了,至少她還記得藍衣,這個朋友她好歹沒有忘。

 

電話鈴聲剛響兩下就被接起來了。

 

「喂?杜若,妳昨晚死哪去啦?怎麼也不給我來個電話!」沒等杜若先說話,另一邊藍衣就發出一連串的質問,「是不是見了妳的老相好後樂不思蜀了?」

 

杜若深吸一口氣,壓低聲音道:「藍衣,妳先聽我說,我遇到些麻煩。」

 

「什麼麻煩?」電話另一邊的藍衣安靜下來。

 

「我和陳笙出了車禍。」她一字一頓道。她對同學會這件事沒有留下任何印象。

 

「天啊……你們沒事吧?你們現在在哪?我馬上就去……你們在哪家醫院……」

 

「等一下,我的話還沒說完。」杜若強行打斷了藍衣的話,「我沒事,現在不在醫院了。」

 

「需要我去接妳嗎?妳在哪?妳那個老相好也沒事吧?」藍衣問。

 

「陳笙他……死了。」淚水在杜若的眼眶打轉,每次提起陳笙,她的心就像是要被無形的力量扯碎,她不明白為什麼,但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忘記了什麼不應該忘記的。

 

「杜若,妳現在在哪?我馬上去接妳!」藍衣在電話裡嚷嚷著。

 

「我……我剛回家。」杜若覺得喉嚨有些乾澀,因為她真的沒有辦法解釋清楚這一切。

「等等……哎?妳說妳回家了?」另一邊藍衣的信號忽然變得不穩定,斷斷續續的,但是她的最後一句話卻讓杜若彷彿置身於無盡的冰窟當中。

 

「……若若……妳不是一直跟我住在一起的嗎?妳到底在哪啊?喂……嘟嘟……」

 

電話中斷了。

 

嘟嘟的盲音令杜若心裡覺得發慌,藍衣最後的那句話……她說自己一直跟她住在一起……為什麼自己連一點印象都沒有?

 

如果藍衣說的是實話,那麼她現在的老公又是誰?他為什麼要騙她?

 

她用力捏著手機,直到掌心發痛她才回過神來,把手機胡亂塞進包包裡,抓起包包就往門外走。

 

這詭異的老公、詭異的房間……她只想馬上離開。

 

推開房門,走廊上空蕩蕩的,沒有看到秦安歌的身影,杜若加快腳步,順著樓梯往下走。

 

夕陽透過窗戶照射進來,她這才恍然發覺時間已經很晚了,偌大的別墅裡一片靜謐,除了她的腳步聲外,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 

寂靜得可怕!杜若屏住呼吸放輕腳步。

 

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?這麼大的別墅難道只住著秦安歌一個人?

 

順著樓梯來到一樓,原本站在一樓的戴著墨鏡的司機不見了,門外停著的汽車也不見蹤影。

 

難道秦安歌把她一個人扔在這裡了?想到這裡,一股莫名的恐懼湧上來,杜若拔腿就往正門跑去,然而來到門口她卻怎麼也推不開門,她用盡全身的力氣,最後反倒把自己累得氣喘吁吁。

 

大門被鎖上了,她出不去。

 

怎麼會這樣……

 

杜若覺得自己快要崩潰,如一灘爛泥似的癱軟在地上。她該怎麼辦?誰能來告訴她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?

 

她哆嗦著手翻出包包裡的手機,再次撥打藍衣的號碼,但是手機裡傳來的只有嘟嘟的盲音。

 

打不通。

 

杜若握著手機不知所措。

 

滴滴。

 

就在這時,大門外響起密碼開鎖聲,隨著門被打開,杜若本能地坐著向後倒退,一臉驚懼地盯著門外。

 

秦安歌出現在大門口,皺眉看著坐在地上的杜若,「妳在這裡幹什麼?」他大步走過來,俯身想要把她拽起來。

 

杜若嚇得直往後縮。

 

「秦先生,夫人好像很害怕。」戴著墨鏡的司機這時也跟著走進來,他手上拎著兩大袋東西。

 

秦安歌頓了頓,稜角分明的臉上露出溫和的微笑,「都是我不好,剛才出去買東西時沒有告訴妳,其實妳可以打電話給我。」

 

杜若被秦安歌半抱著從地上拉起來,她很想說「我沒有你的電話」,但秦安歌直接從她的手上把手機拿了過去,熟練地打開通訊錄,上面顯示著一個號碼,名字標注著:親愛的老公。

 

杜若心裡哆嗦了一下,這個稱呼也太……肉麻了!她完全記不起自己什麼時候在手機通訊錄裡看到過他的號碼。

 

秦安歌按下電話撥出鍵,片刻後他身上傳來手機鈴聲。

 

「下次再找不到我,記得要打電話給我。」秦安歌一雙漆黑的眸子看著她,嘴角彎曲的弧度很好看。

 

杜若不禁微微失神。

 

「我知道妳想不起來我的事,沒關係,我們可以慢慢來,妳總會想起來的。」他將她打橫抱起來直接上了樓。

 

杜若腦子裡亂糟糟的,就像解不開的亂線頭,「你能告訴我,我們以前的事情嗎?」她試探地問。

 

聽她這麼說,秦安歌眼中笑意更深,「當然可以,不過不是現在。」

 

杜若茫然地望著他。

 

秦安歌把她送回房間,溫柔的從她手上將包包取下來放在桌上,「等到晚上,我們可以慢慢聊。」他故意加重「晚上」二字。

 

杜若覺得臉上一熱,一定是她想多了,她暗暗告誡自己,她明明對眼前這個男人沒有一點感覺,若說她對誰有感覺……

 

陳笙?

 

毫無預兆的,這個名字跳了出來,令她心口發緊,眼底發酸。

 

怎麼會這樣……

 

秦安歌把她送回床上,見她呆呆的模樣。

 

「肚子餓不餓?」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,「妳剛出院,要是哪裡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。」

 

杜若茫然地抬眼看他,「我真的和你結婚了?」

 

秦安歌淡淡地笑,「這事還有假?妳要不要看看我們的結婚證書?」

 

杜若語塞,就連結婚證書都有,如果真是秦安歌在騙她,這騙局未免也做得太真實了,再說以她的身分、長相,無論哪點都沒有值得拿得出手的,他會圖自己什麼呢?

 

 

晚餐時秦安歌帶杜若去了餐廳,桌上擺著十幾樣菜,分量不多,但每樣都很精緻,而且都是她喜歡的口味。

 

「這是你做的菜?」她忍不住問他。

 

「我可沒這手藝。」秦安歌為她夾了一筷子菜送上她的盤子裡,「是安琳,她的手藝最合妳口味,不記得了?」

 

杜若舉著筷子有些尷尬地問:「安琳……是誰?」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世界拋棄了,好像每個人都認識她,而她卻不記得他們。

 

就在這時,一個女人從門外進來,手裡端著一份餐後甜點,「秦先生,這是夫人要的點心。」她先是向秦安歌點了點頭,然後把點心放在了杜若的面前。

 

杜若愣住,「妳是……」

 

「夫人不記得我了?」美麗的女人淡然一笑,「我是安琳,是秦先生的營養師。」

 

「妳是……廚師?」杜若驚訝。

 

一瞬間,安琳臉上掠過一絲不悅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

「是營養師。」安琳高傲地揚起下頷,「秦先生每日三餐,包括平日攝入的每一杯飲品都要經過我的手。」

 

杜若尷尬地咧了咧嘴。

 

「辛苦妳了,這裡沒妳的事,妳早點回去吧。」對面的秦安歌開口對安琳道。

 

「我回去也沒什麼事。」安琳笑道,「夫人剛回來,我怕先生您忙不過來。」

 

「這裡暫時用不著妳,我讓傑克送妳。」秦安歌話音剛落,戴著墨鏡的司機便出現在門口。

 

安琳抿了抿嘴,看了一眼杜若,轉身出去了。

 

杜若轉頭看著安琳的背影消失在門口,「我剛才是不是說錯話了?」她隱約覺得安琳好像有點不高興。

 

「沒有。」秦安歌又在她的盤子裡添了些菜,「妳剛出院,多吃點。」

 

「哦……」杜若低頭專心吃東西,秦安歌卻突然伸手過來探向她的嘴角。

 

杜若身體僵硬了一瞬,她本能地想要避開他的靠近,因為在她的記憶裡,還沒有跟他親近到這個地步。

 

秦安歌的手指擦過她的嘴角,抹去沾在上面的醬汁。

 

杜若表情尷尬,慌亂地抽出幾張紙巾來擦著嘴,就算她低著頭依然能感覺到對面投過來的目光。他吃東西的時候很安靜,她盡量放輕手上的動作,卻仍然會時不時發出聲音,她心裡不禁有些納悶,他是怎麼做到如此安靜地進食?

 

這頓晚飯,杜若吃得全程尷尬。

 

吃完飯杜若本想幫忙收拾桌子,但秦安歌卻打發她回房間:「妳回房休息,這裡不用妳管。」

 

杜若離開餐廳時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秦安歌熟練的把餐具放進了水槽裡。她不禁有些意外,沒想到像他這樣的男人也會做家務。

 

穿過走廊,杜若走得很慢,在她的記憶中,這裡的一切都是陌生的。她憑著記憶準備回房間,經過一扇半敞的房門時她好奇的往裡頭看了一眼,裡面是書房的陳設,一側靠牆壁的書櫃上放滿了書籍,另一側還有一座小書櫃,花花綠綠的書背讓杜若覺得有些眼熟。

 

她推開房門走進去,從小書櫃上抽出一本書來。那是本漫畫書,她翻到最後一頁,下方角落畫著一個玫瑰的標記。

 

杜若屏住呼吸,接連抽出好幾本書,翻到最後一頁都有這個標記。那是她的一個小習慣,每次看完漫畫書,她都會信手在上面畫上這個記號。放下漫畫書,她發現書櫃下面還有一摞花色的筆記本,那些書背全部都是她熟悉的……

 

她蹲下來把那些本子抽出來,一本本翻開,一張照片從本子裡飄落出來。

 

杜若撿起照片,那是一張秦安歌的單人照,照片背面還有她的筆跡:親愛的秦先生,你是上天給我的最好禮物。

 

另外,本子上還有她隨筆寫下的心事,字裡行間全都透著愛情的甜蜜。

 

杜若呼吸粗重,這些東西不可能是假的,如果說真的是因為車禍令她失去記憶,那為何她的好友藍衣會對她結婚的事情一無所知?

 

她喜歡的人到底是誰?如果說她真的嫁給了秦安歌,那為什麼每當她想起陳笙就會心疼得無法呼吸?

 

杜若跌跌撞撞回到房間,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的手機,她必須要打個電話給藍衣,她要弄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!

 

翻動手機半天,通訊錄上卻怎麼也找不到藍衣的電話號碼,杜若頭上不禁冒出汗來。怎麼會不見了?她之前明明還撥打過這個號碼的!

 

「妳在做什麼?為什麼不開燈?」秦安歌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房門口,走廊的燈光投射過來,令他的身影在地板上留下長長的一道黑影。

 

杜若被他的影子籠罩其中,就像被獵人的籠子罩住的羔羊,顯得分外無助。

 

「我……我只是想打個電話給我的朋友。」

 

「朋友?誰?」秦安歌的側臉逆著光,杜若看不真切他的臉。

 

「藍衣。」

 

秦安歌沉默了片刻,好像在思索著什麼,然後他邁步走了進來,停在她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。他的眉眼分外柔和,然而杜若卻覺得他這樣子有些嚇人。

 

他緩緩開口道:「若若,我從來沒聽說過妳有一個叫藍衣的朋友。」

 

秦安歌的話就像一道驚雷,在杜若的耳邊炸響。

 

 

 

 

本圖文摘自《他與謊言為伴》

 

 


  聽到你的蜜語,
  我以為是幸福在敲鐘。

  他總是說,他是要保護我一輩子的人,
  在他面前,我不需要隱藏自己,
  可當我越接近真相,
  胸口的溫度卻與他給的美好溫暖背道而馳。

  我也想永遠躲在你給的臂彎,
  然後當作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。


  一場車禍,上天給了她一份突如其來的愛情。
  秦安歌是個完美情人,她不記得有這個老公,卻願意當他的妻子。
  但是,
  為什麼她總對他感到如此陌生?
  為什麼她在想起另一個男人時會感到莫名悸動?

  或許,她讓他走進生命的那一天,就註定要栽進他的圈套裡;
  又或許,她根本就沒有選擇。

  秦安歌的愛築起了一道高牆,將她護得嚴嚴實實。
  她是被養在城堡裡的公主,也是一隻被關起來的蝴蝶,
  試圖尋找真相,卻飛不出這愛情的牢籠。

 

 

 

作者:SzeTo雪刃

出版社:長鴻

 

Tag:
留言回應

閱讀更多
fb
top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帳號
密碼
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
註冊
會員註冊
信箱
密碼
密碼確認
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
登入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註冊信箱
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
的信箱,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
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
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