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夢未必代表恐懼,害怕之物隨時在改變──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書摘連載6-5 | 奇幻、玄幻、劍魂如初、懷觀、架空 | 妞書房 | 妞新聞 niusnews

  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,會是怎樣的性格,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?    在《劍魂如初》第一部,文物 奇幻、玄幻、劍魂如初、懷觀、架空

妞新聞
會員登入
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
最新
熱門
新鮮事
美人計
可愛
娛樂圈
私話題
微文青
手機小姐
愛玩妞
內頁圖檔3g44gig3

惡夢未必代表恐懼,害怕之物隨時在改變──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書摘連載6-5

2019-03-13

 

歷史上的名劍神器如果幻化成人,會是怎樣的性格,又會發生什麼故事呢? 
 
在《劍魂如初》第一部,文物修復師菜鳥「如初」遇見古劍化形成人的男子「蕭練」。蕭練有著跟年齡不相襯的古樸氣質,對如初親切溫柔,卻又刻意保持距離。在一次意外中,蕭練踩著飛劍救了如初一命,暴露了他是古劍化形成人的秘密。如初不在乎他是什麼,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,卻讓蕭練的人形意識與本體意志起了衝突──他愛她,卻無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……
 
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,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。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著她。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,蕭練相當用心「學習」,如初也樂在其中。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,夢裡有一口井、一朵紅豔的牡丹,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蕭練? 夢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......

 


《劍魂如初:山河如故》連載5|

惡夢未必代表恐懼,害怕之物隨時在改變

 

 

國野驛一向隨季節更換布置,今天插在桌上的花是雪白的雛菊,襯著薄荷綠的餐桌布,將整個空間點綴得清新自然。

 

早餐很快便送上桌,大盤子上堆滿香腸、培根與馬鈴薯泥,煎蛋一口氣給三顆,跟以往的精緻風格大異其趣,味道並沒有之前豐富,但嘗起來還是很不錯,看得出來廚房人員在缺主廚的情況下,努力做出彌補。

 

他們坐在靠窗的桌旁,大叔已不見蹤影,水鳥也散得七七八八,倒是飛來一大群麻雀,在地面的縫隙裡翻撿覓食。水池旁栽種了一圈鬱金香與風信子,紫白相間,映著陽光盛開,讓整個庭園更顯得生氣勃勃。

 

當侍者再度走上前,幫他們將茶壺添滿熱水時,蕭練忽然抬起頭,望向門口。如初跟著回頭,瞧見鏡重環穿著白色毛衣、藏青色短裙與黑色長筒襪,拉了一個小行李箱,一副學園少女的打扮,施施然從門外走進來。

 

如初趕緊低下頭,用力過猛,鼻子差點碰到盤子裡的馬鈴薯泥。但沒有用,重環環顧了一圈,直直走到他們桌旁,拉開椅子坐下來,跟蕭練「嗨」了一聲,然後轉過頭,歡樂地告訴如初:「今天好多人拍我。」

 

「動漫展嗎?」如初問,眼神不由自主地閃躲。

 

「這次的規模特別大,好多國際團隊都來參加,我看到一群老外cosplay天空之城,還原度超高⋯⋯妳最近是不是在躲我?」重環神色天真,話語卻犀利得不得了。

 

如初尷尬地笑笑,說:「那個,鏡子,妳本體上的鏽斑,我還是找不到辦法消除。」

 

「噢,那奇怪了,我感覺有進步。」重環捧著半邊臉,歪頭說:「牙痛最近很少發作,妳什麼處理都沒做嗎?」

 

「我怕損傷鏡面,只敢抹一層灰錫粉然後用毛氈布打圈擦,這還是《淮南子》裡記錄磨銅鏡的土方法,不過你們個別對不同試劑的敏感度都不一樣,像鼎姐就對灰錫粉完全沒感覺⋯⋯」講到這裡,如初也有些振奮。她傾身向前,認真問:「但妳覺得有效是嗎?」

 

「還不錯,妳繼續擦,就算沒辦法治本,先治標我也OK。」重環不在意地揮揮手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如初與蕭練臉上轉了兩圈,又嗤嗤笑著問:「妳搬到他樓下之後就睡眠不足?黑眼圈好明顯。」

 

過去一個禮拜,公司裡有好幾名同事都關切過她惱人的黑眼圈,卻只有重環問得如此曖昧。蕭練挑起眉,如初趁他開口前飛快說:「做惡夢。」

 

「什麼惡夢?」重環追問。

 

如初簡單解釋了來龍去脈,重環用手撐著頭,饒有興味地說:「夢境的內容我也看不到,不過如果妳想知道自己潛意識裡最大的恐懼,也許我能幫得上忙。」

 

「怎麼幫?」如初摸不著頭腦地問:「妳的異能不就是『看透』跟『看遠』?」

 

「『看透』啊。」重環比了一個雙引號手勢,又說:「我現在身體健康了,能力當然跟著升級。不過這項異能目前還是被動的,妳得看著我的眼睛,心裡默唸要看到內心深處,才會有情境反射出來。從頭到尾就妳一個人看得見,至於景象能夠有多清楚,取決於妳對自己的心,有多誠實。」

 

「看這個沒什麼意義,畢竟,妳的惡夢未必是妳的恐懼。」一直沉默的蕭練忽地開口,對如初說:「而且,人所害怕的東西也會隨時間改變,妳今天看到的情景,未必是妳明天的恐懼。」

 

「你只試了那麼一次,什麼都沒瞧見,有什麼資格批評?」重環一撇嘴,小聲抱怨。

如初轉頭對蕭練說:「我懂,可我還是想試試看。」

 

「值得嗎,這個惡夢有這麼重要?」

 

「值不值得我不確定,但直覺想把它弄清楚。」

 

蕭練不再言語。如初轉向重環,問:「什麼時候可以進行?」

 

「沒什麼大不了的,哪時候都行。」重環攤手,又說:「按理說沒有危險也不會有後遺症,不過如果妳怕的話可以設個時間,比方說三分鐘一到,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叫醒妳。」

 

「就這樣,三分鐘。」蕭練按住如初的手,說:「答應我。不管看到什麼都告訴我,我們一起面對。」

 

明明是她的恐懼,他卻比她還戒慎小心。如初反握住蕭練的手,乾脆地答了一聲「好」,心裡卻有些不以為然。

 

她當然知道蕭練在擔心什麼,但蕭練失控這件事,會是她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嗎?

 

如初相當懷疑。

  

 

 

本文摘自《劍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

 

★ 未出版先轟動《鬼怪》的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版權,好萊塢新加坡影視公司熱烈爭取中!

★ 媲美《禁咒師》的華麗架空、匹敵《蘭亭序密碼》的古物考究、挑戰《鹿男》的奇幻想像

 

  情深不壽,愛以致傷
  他總說光陰苦短,她的時間珍貴,要她好好過。
  卻從來不明白,正因為光陰苦短,所以才更需要憑著一股衝動,義無反顧。


她賭上生命,只想為他解除命定的禁制,哪怕是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,也在所不惜
他盡了全力,只冀望她過上安穩的生活,哪怕是得從她的人生永遠退場,也勢在必行

如初與蕭練終於修成正果,成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侶。每天早晨睜開眼就看見蕭練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著她。對於如何當個稱職的男朋友,蕭練相當用心「學習」,如初也樂在其中。

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如初重複做著一個惡夢,夢裡有一口井、一朵紅豔的牡丹,以及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蕭練? 夢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脅似乎也隨之逼進。

某天,考古隊在青龍鎮挖掘出一座古城,如初發現,古城的一磚一石都與夢中毫無二致,而那裡,正是解開禁制的關鍵!於是她不顧蕭練阻止,三番兩次透過古城進入傳承。一個為愛義無反顧,屢闖險境;一個為愛放棄一切,寧願守護,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,而如初身邊出現的神祕男子,又會為他們的感情帶來什麼化學變化?

之前離奇失蹤的學妹案件未解,卻又陸續出現數位失蹤者,其中竟然也包括如初?背後的藏身者真如眾人想像的單純嗎?逐漸明確的線索、越顯炙熱的情感,再度讓人深陷古物人形的世界,無法釋卷。

 

 

出版社:圓神

作者:懷觀

生於高雄岡山,一個人口不滿十萬的南方小鎮。十二歲以前住在一棟有著小小藏書閣樓的三層樓房。在閣樓裡她同時讀到了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與喬治馬丁的《萊安娜之歌》;兩者相加,成為她幻想與寫作的出發點。

 

在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,懷觀進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。在那裡她不但認識到世界頂級的學術心智,也因此接觸了英美的故事寫作教育。之後她先後旅居紐約州、蒙特婁、香港等地,最後回到家鄉,發表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《未見鍾情》。《劍魂如初》是她的第二部作品。

留言回應

閱讀更多
fb
top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帳號
密碼
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
註冊
會員註冊
信箱
密碼
密碼確認
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
登入
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
註冊信箱
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
的信箱,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
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
註冊